發表日期:2019年10月21日 作者:范天河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字體顏色: 字號:[ ]
心理社會治療模式在幫教工作中的介入探析

  一、案例背景

  黃霞(化名)原來是經營理發店的個體戶,為治病誤入邪教“全能神”十多年,不僅被騙取了錢財,還差點為此而送命。

  2003年,一名叫小周的朋友向久病不愈的黃霞推薦了一個叫“東方閃電”(即“全能神”)的組織,聲稱該教能夠根治黃霞的病。進入組織后,黃霞主要負責接待工作,每個月按時繳納“施舍金”,不再去醫院復診。后來,黃霞病情加速惡化,直接被送上了手術臺,險些送命。

  談起誤入“全能神”邪教的那段經歷,黃霞說她幾乎與外界完全隔絕,只能聽命于該邪教,思想和錢財都被牢牢控制住了。一方面“全能神”對她進行精神控制。邪教組織成員去她家開會時,成員之間不知道對方的真實姓名,只用“靈名”稱呼,交談只限于教主的指令以及組織刊物的內容,凡是談論這些以外的信息,就會有組織成員當場制止。黃霞稱當時感覺自己的心理和生活越來越封閉,越來越心甘情愿“跟著組織走”。

  另一方面“全能神”不斷索要斂財。“全能神”開辦了許多培訓班,不斷對“學員”洗腦,并收取高額學費,通過“心理治療”收取“治療費”、發放音像制品收取“捐款”等等。就這樣,黃霞依靠自己打零工掙到的辛苦錢和母親的工資,大部分都用于上繳“奉獻金”。盡管黃霞及其母親生活十分拮據,但她仍然把僅有的一點積蓄非常大方地招待到她家開會的邪教人員,甚至打算把僅有的一套住房賣奉獻給“全能神”。

  2014年9月18日,黃霞因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被刑事拘留,后因情節輕微免予刑事處罰。通過認真學習傳統文化、自然科學等知識,她逐漸明白到“全能神”的“末世論”不過是利用人們對科學的無知而散布的謠言,目的是大搞教主崇拜、蠱惑人心、從而聚斂錢財及擴大社會影響力;通過深入學習科學治病、健康養生的理念,她準確了解自己的病因,建立了戰勝疾病的信心,積極配合醫生接受正規治療。在身心雙重治療下,黃霞的病情逐漸好轉,她對誤入邪教表示深刻懺悔。

  為幫助黃霞更快適應新的生活,社區工作人員為她申請了一份工作。經過這些年來的努力,黃霞的生活越過越好,她加入了社區反邪教志愿者隊伍,用自己的誤入邪教的經歷現身說法。2019年1月,街道、社區推薦黃霞參加書法和國畫的培訓學習,她憑借自身的勤奮好學,習得一手較好的書畫技能。

  通過上述案例可以看到,幫教人員從身心社三個層面對幫教對象開展了幫教工作,并且取得了較好的效果。在幫教過程中,幫教人員采用了心理社會治療模式來開展工作,系統性地協助幫教對象解決問題,恢復系統,構建支持網絡。

  二、心理社會治療模式在幫教工作中的意義

  在實踐幫教工作中,在對幫教對象進行幫扶工作時,工作人員往往從心理層面入手,采用心理輔導的方式,進行關愛幫教工作,甚至切斷幫教對象的接觸網絡,以期望達到更好的效果。從實踐的經驗來看,僅從心理層面進行介入,幫教效果有一定的局限性。

  人具有其社會屬性,幫教對象的遭遇,不僅有其心理原因,也與社會因素有著關聯。邪教組織是通過人對自身需求滿足的期望和對人的社會特性加以利用,達到洗腦甚至控制的手段的。在進行幫教工作時,需要關注幫教對象的心理狀態,而更需要關注其需求根源,結合其生活的狀態,協助其切實解決生活困境,做到從需求的源頭進行改善,為幫教對象的改變做好鋪墊。此外,還需要深入考慮幫教對象的能力建設,甚至是支持網絡的搭建。

  幫教對象陷入邪教的泥潭,不僅是問題本身造成的,也是幫教對象解決問題的能力有局限,或者說幫教對象所擁有的支持網絡沒有發生作用。當幫教對象自身解決不了問題時,自身的社會支持網絡便是很好的補充(依據社會支持理論的觀點,一個人所擁有的社會支持網絡越強大,就能夠越好地應對各種來自環境的挑戰。個人所擁有的資源又可以分為個人資源和社會資源。個人資源包括個人的自我功能和應對能力,后者是指個人社會網絡中的廣度和網絡中的人所能提供的社會支持功能的程度),但若社會支持網絡也缺失時,人的需求無法得到回應,問題就隨之發生進一步加劇當事人的困境和情緒,這也加劇了人對外部支持的一種“渴求”,就給了邪教份子可乘之機。

  因此,在進行幫教工作中,幫教人員在處理幫教對象的情緒、開展心理輔導的工作外,還更應該協助幫教對象解決實際生活遇到的困難,甚至在這個過程中協助幫教對象擴展支持網絡,增強解決問題的能力,才能更好促進幫教對象“回歸社會”。

  心理社會治療理論認為,人的行為是生理、心理和社會三重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也正因為如此,對一個人的行為進行分析就應該充分考慮到這三重因素的綜合作用。不是把人看做孤立的個體,而是把人放到特定的情境中來理解就成了心理社會治療模式的必然選擇。幫教工作的開展,亦要考慮多重因素。

  那么,心理社會治療模式具體怎么介入幫教工作中呢?

  三、心理社會治療模式介入幫教工作

  運用心理社會模式介入幫教工作,主要包含五個方面的治療工作:一是減輕服務對象的不安;二是減輕服務對象系統功能的失調;三是增強服務對象的適應能力;四是開發服務對象的潛在能力;五是改善服務對象的人際交往關系。而其中主要的介入方法可以劃分為兩大類:直接介入與間接介入。直接介入主要是針對幫教對象開展直接的干預及輔導工作,協助幫教對象心理、實際問題得到相應解決。間接介入是通過改善幫教對象所處環境,從而促進幫教對象改變甚至增強其社會支持的介入方法。在實際的幫教過程中,直接介入與間接介入的方式通常是綜合運用的,介入的經歷主要有以下三個階段:

  1、建立關系階段

  該階段的主要任務是減輕幫教對象的不安并與幫教對象建立良好的幫教關系,建立幫教的同盟關系。正如案例中的黃霞一樣,幫教對象大多是社會的弱勢群體,他們在邪教的控制下受到心理、價值、行為等多重扭曲,身心受到很大的影響。在被“解救”之后,在現實的沖擊下,大部分人內心會有沖擊、重創,會出現各種不良反應,嚴重的會患上精神疾病,甚至以結束自己的生命作為應對。

  在最初的階段,幫教人員可以使用“探索-描述-宣泄”的技巧,協助幫教對象在描述受害經歷的過程中,宣泄自己的負面情緒,在這個過程中,幫教人員應該秉持人本主義的觀念,采用同理、接納、非批判的態度,認真傾聽幫教對象的遭遇。同時,識別幫教對象生理、心理和社會三個方面的影響因素及內在需求,作出專業的評估。這個過程中,幫教人員應給予幫教對象充分的“支持”。這種支持主要是幫教人員對幫教對象表達正面強化的一種方式,是幫教人員對幫教對象的積極增強行動。支持主要有非物質手段和物質手段兩種,該階段主要使用非物質手段介入。非物質手段主要包括上文提到的肯定、接納、同理等技巧,以此來建立與幫教對象的連接,形成良好的幫教關系。同時也通過肯定幫教對象的改變意愿,強化幫教對象改變的信心。物質手段則包括各種實物支持、政策援助以及資源鏈接的支持。該階段若能通過協助幫教對象解決實際困難,緩解生活壓力,那么對于建立良好的幫教關系則會有更好的幫助。

  2、支持改善階段

  該階段的主要任務是減輕服務對象系統功能的失調并增強服務對象的適應能力,甚至激發服務對象的潛在能力,即通過協助幫教對象解決實際困難的過程中,重構幫教對象的認知,同時促進幫教對象應對困境能力的增強。現實中有較大部分的幫教對象,在加入邪教之前,在生活中陷入困境,幫教對象的能力及支持網絡沒能發揮應對困境的作用。如案例中的黃霞,無論是身體疾病及家庭困境,都是其需要面對的坎。因此,在幫教工作中,幫教人員除了安撫幫教對象的情緒,協助其心理調適之外,還需盡可能調動資源,協助幫教對象解決實際困境,恢復其在家庭、社會中的功能。幫教人員可嘗試綜合運用以下方法進行介入:

  一是用焦點解決治療法,協助幫教對象建立生活的目標。因為幫教對象在受害階段所處的環境特殊性,輔導過程中過度回顧并沒有什么意義,協助幫教對象重構認知、恢復正常系統運作的最好方式是建立新的生活目標,展望未來。幫教人員可采用焦點解決治療法的問句,來引導幫教對象正向思考,幫助受害人建立生活目標,并付出行動。如案例中的黃霞,幫教人員先用奇跡問句詢問“如果有一天突然病好了,你會做些什么”,來幫其建立希望,樹立目標。而后引導其思考“為了達到這樣一個狀態,現在可以做些什么”,來引導其關注當下的改變。從案例中可以看到,黃霞在輔導過后,付出行動有所改變——通過深入學習科學治病、健康養生的理念,她準確了解自己的病因,建立了戰勝疾病的信心,積極配合醫生接受正規治療。

  二是用資源鏈接的方法,協助幫教對象恢復系統功能,增強應對困境的能力。在協助幫教對象建立新的目標后,幫教人員可以根據幫教對象在生活中遇到的實際困難,通過聯合所在社區、鏈接社會資源,協助其緩解困境,這一做法能夠有效增強幫教對象的社會支持網絡,協助其應對困境,緩解壓力。案例中的黃霞,幫教人員考慮到其經濟狀況以及后續的治療問題,在幫教過程中,協助其找到一份工作,讓幫教對象能夠自食其力。這一做法在幫教工作中的意義非常巨大,它不僅幫助幫教對象緩解了困境,同時也協助幫教對象重構生活系統,極大增強了幫教對象面對未來的自信心。很多幫教工作之所以成效不明顯,主要是介入的手法集中于心理輔導,而忽略了“人在情境中”的概念。“人在情境中”恰恰是心理社會治療中強調的,需要將人放到環境/系統中來考慮,考慮其實際生活中的影響因素,如生理、家庭和社會。

  三是用構建替代性支持網絡的方法,協助幫教對象重構人際關系,強化支持網絡。能夠協助幫教恢復系統功能,在幫教工作中已經卓有成效。為了能夠讓幫教工作的效果能夠更加突出,幫教對象的恢復能夠更加穩固,就需要協助幫教對象做好支持網絡的建設工作。幫教對象在“入教之前”支持網絡薄弱而陷入困境,“入教期間”其主要支持網絡來自于邪教組織內部,在接受轉化過程中,能否協助其構建新的支持網絡體系,對于幫教對象來說,至關重要。

  以案例中的黃霞為例,幫教人員鼓勵其加入志愿隊伍、參加書畫班等,主要的目的是協助黃霞認識新的朋友,且在一個正向的環境中發光發熱。“鼓勵幫教對象參與社會活動、志愿活動”這一做法是幫教人員常用的協助幫教對象構建替代性支持網絡的方法,這一方法的使用,能夠促進幫教對象更好融入社會,甚至激發其潛能。

  3、檢視鞏固階段

  該階段的主要任務是協助幫教對象回顧輔導歷程,反思改變,鞏固輔導成果。幫教人員協助幫教對象梳理和總結輔導歷程中的變化,鼓勵幫教對象積極表達自己的正向改變,并肯定其為改變作出的努力,以增強幫教對象的信心,鞏固其改變的動力。同時,幫教人員針對幫教對象生理、心理、社會三方面的狀態進行再次評估,在檢視幫教效果之余,協助幫教對象探討下一步的生活目標,以鼓勵其繼續前行。

  心理社會治療模式關注“人在情境中”的概念,其運用于幫教工作中,能夠針對幫教對象的需求,進行系統介入,協助幫教對象更好地適應與回歸。心理社會治療模式中所使用的的具體操作方法并沒有嚴格限定,可以根據幫教對象的情況以及幫教人員擅長來針對性選擇。心理社會治療模式給幫教工作帶來的重要啟示是:人具有其社會性特征,在開展輔導工作時,需要綜合考慮生理、心理、社會等多方面的因素,采取多維度的介入路徑,才能達到更好的介入效果。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相關專題: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 “全能神”邪教公然違反難民制度 韓國檢方...
? 誤傷“友軍”:“法輪功”外圍媒體記者在香...
? 秘密接受死亡訓練 900多人一夜身亡 他...
? 抱不住的“佛腳”
? 青海抓獲門徒會邪教成員329人摧毀其在青...
我來說兩句
查看更多評論


云南3d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