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日期:2019年03月14日 作者:秦如劍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字體顏色: 字號:[ ]
3·15,扒一扒邪教造假裝神那些事

  馬克思說,神話是人類童年的天真。人類在與自然相處中,一些人力不可為之事,統統寄托于超自然力量,這就是“神”。邪教正是看準了這一可以利用的現成資源,精心包裝,反復偽裝,反復地胡吹冒撂,就把自已裝扮成了偽“神”。把自個那些瘋人囈語,找一干無良文人編篡成所謂《經文》,大肆傳播,就開騙了。只是世人信神,原本就是圖個心理籍慰而已,哪管甚的真假,見佛燒香,遇教堂就禮拜,有功德箱就捐錢,圖的就是個心理慰籍耳。誰知,世人這種模糊的信仰,恰成邪教滋生漫延之土壤,使其一假到底,干出了令人發指的傷天害理事。值此3.15,筆者就與讀者諸君們一起,扒一扒邪教的假。

  一假到底,邪教主裝神弄鬼如出一轍

  李洪志是個做夢都想著一夜暴富的人。青年時期,窮小子看著人們燒香拜佛,直往功德箱里塞錢,就想著這佛“笑口常開,普渡眾生”是假,“日子過得挺滋潤”卻是真真兒的。倒有幾分羨慕來,就整日里夢想成佛。沒想到,“反著想”還挺管用。招招見菜,自個兒就搖身一變,變成了“宇宙主佛”。

  生日造假。李洪志生于1952年7月7日。為了成“佛”,就把生日改成了與佛祖釋迦牟尼同日生。別小看了這一改,就“理直氣壯”地沾上了仙氣,攀了佛親。就成了釋迦牟尼轉世,自個搖身一變,就成了“宇宙主佛”。李洪志的“法力”、“修為”、“度人入天國”等本事,一日萬里的“精進”,就成了今世之佛,有“大能耐的救世主”。

  神暈造假。照著佛祖端座蓮臺的樣子,給自個也造上一幅。有此行頭李洪志就粉墨登場了:“他是佛,我也是佛”。我是今世“宇宙主佛”。李洪志不止一次說,牛皮“不往大了吹,誰相信啊…”。于是變本加厲地吹:“我的法力,比佛祖大幾倍,幾十倍”。沒過幾天,就長進到“大幾十萬倍”了。

  法輪造假。李洪志深深懂得,人們頂禮膜拜的,就是心中那尊佛。見佛就拜,從來不問真假。這就是李洪志的大好機會了哉!造個形似的法輪,把自個雙手向空中不斷地抓取的動作命名,就有了“法輪功”。

  法力造假。李洪志自詡為“宇宙主佛”,“這個宇宙年齡最大的是我,連我生生世世的父母都是我造的”。有了這等“造父母”的神奇處,法力就一日萬里地長進,比釋迦牟尼從大幾倍,迅猛精進到“大幾十萬倍”了。看來,李洪志造假吹牛皮的“功夫”,著實了得滴。

  也正是如此快速精進的緣故,李洪志就有了大能耐。對癡迷者鼓吹惟有“法輪功”能拯救你們,你們趕快抓緊時間練“法輪功”吧!“再不練時間來不及了,地球爆炸時,我喊你們一聲‘跟我到法輪世界去’,你們就成了菩薩,成了佛!”(凱風網:《李洪志宣揚“地球爆炸”說豈容抵賴!》)。

  那些邪教主一看裝“神”弄鬼如此容易,紛紛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如趙維山成了“二次道成肉身的神”,具有在“世界末日來臨”時,駕駛諾亞方舟拯救“全能神”信眾的“救世主”大能耐。季三保更是神通大到與耶穌直接對話。冒用基督教的紅十字標志,使人們以為信的是基督教;神化教主,貼上“神的兒子”標簽,就有了“耶和華已定我為先知,是神的替身”的神跡。季三保大言不慚地自稱為基督道成肉身的“神”,教徒們稱其為“三贖主”。現在世界面臨第三次劫難,是基督三次道成肉身的救贖,就是“三贖基督”。

  邪教大都經過精心偽裝后“橫空出世”,禍害人類。其騙人招數萬變不離其宗,如“門徒會”、“血水圣靈”、“全范圍教會”、“三班仆人派”、“被立王”、“主神教”、“靈靈教”等邪教組織,都是冒用基督教名義招搖撞騙;再如“觀音法門”等,則是盜用佛教旗號;釋清海號稱是釋迦牟尼、耶穌基督、安拉真主等共同附身,一下子就把自己包裝成伊斯蘭教、佛教、基督教三位一體的總教主!等等,等等,虎皮越扯越大,在此不一一贅述。

  做此精心偽裝,就是為了掏空你腰包的財

  大凡邪教,做了這么多的準備功夫,說穿了,就是為了騙盡可能多的人相信并頂禮膜拜,乖乖地被掏空腰包,甘心作邪教的ATM機。面對人們的愚昧,邪教因此賺得盆滿缽溢。李洪志在全國各地開辦“法輪功”培訓班,純利潤高達4220萬元以上。李洪志還經常給人“發功治病”,病人每次看病“診費”不少于100元。凱風網公布的李洪志在美國新澤西州一套豪宅出售,網上報價239萬美元,折合人民幣1614萬元。而這樣的房產李洪志在美國有11處之多。此外,李洪志還擁有多輛豪車、價值不菲的珠寶……

  再如“全能神”,中國反邪教網2018年11月1日報道《九人從事“全能神”邪教活動在合肥獲刑》稱,27名“全能神”人員出境并攜帶了9萬余歐元提供給境外“全能神”組織;中國反邪教網2018年10月15日報道《老賈的辛苦錢全被“全能神”掠走了》稱:老賈多年辛苦攢下的17萬元被“全能神”騙去;湖南省瀏陽市退休干部黃立綱被“全能神”騙走8萬元;……廣東省佛山市高明區僅譚秀霞一人,從2005年2月到2009年3月,就為“全能神”收取“奉獻金”達3000萬元人民幣以上。2012年,山東“牧區”的“奉獻金”高達4400萬元。2017年4月28日,破獲的青島“全能神”案,斂財高達2676萬元!

  2000年到2007年期間“全能神”骨干何哲迅,經手匯給趙維山超過6000萬元。何哲迅在獄中供述,2007年10月他被罷免之時,國內“全能神”仍有7000萬元的“奉獻款”。他估算按照當時發展速度,一年可新增1000萬元。

  為了不斷擴大“全能神”的影響力,僅2013年趙維山就斥資1000多萬元,在香港進行“全能神”邪教宣傳,大肆騙取信徒的“奉獻金”。2012年底趙維山叛逃時,他所攜帶的從大陸信徒手中搜刮的現金至少有1.2億人民幣。更令人驚訝的是,2017年以來趙維山僅在黑龍江1個牧區,短短5個月,斂財竟高達1.4億元!……

  “門徒會”教主季三保,斂財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門徒會”斂財主要通過“慈惠款”、“周濟”、“治病”、“發揚愛心,扶貧濟貧”、“開辦超市”等名義、手段,騙取信徒奉獻愛心,向群眾宣揚“現在交的錢物越多,將來神賜給的福越多”。他利用人們的迷信心理,向群眾宣揚“只有把糧食存到天國,死亡之后才有吃的”,成立了所謂的“天國銀行”,在其骨干的宣揚下,“門徒會”詐騙錢財的案件屢屢發生。2011年-2014年期間,僅湖北鄖西一個縣,“門徒會”斂財高達4000多萬元。

  ……

  當信徒不再讓其掏空腰包時,就被奪了性命

  “法輪功”聲稱能給弟子“地獄除名”,說直白些就是信“法輪功”可以長生不死。謊言很美麗,現實卻殘酷。眾多弟子們把自已的血汗“奉獻”給了李洪志,自個卻變得一貧如洗。更令人發指的是,據不完全統計,1999年7月22日我國政府依法取締邪教“法輪功”組織以前,受李洪志“消業”、“上層次”、“圓滿”等歪理邪說的蠱惑,全國有1400多人因練“法輪功”死亡,其中136人自殺身亡;到2000年4月12日,因癡迷“法輪功”自殺、拒醫拒藥致死者達1559人,產生精神障礙者651人,殺人害命者11人,致殘者144人。近些年來,賴善桃等60多名“法輪功”骨干殞命;癡迷“法輪功”致死案60多例。2200多弟子成了孤魂野鬼(凱風網:《李洪志害死多少弟子》)!

  “全能神”要求信眾們不要議論對錯,只要傾力“奉獻”就可。如果不聽勸告,統統“閃電擊殺”!陜西西安“全能神”信徒王濤殺妻案、河南省蘭考縣谷營鄉谷東村“全能神”成員李桂榮割斷自己僅有兩個月大女兒喉嚨案、江蘇省沭陽縣“全能神”信徒萬成彥用斧頭砍死8歲兒子王磊案,等等,等等,系列血案根源,就是“全能神”的嗜血教義教唆使然。

  湖南省長沙市岳麓區“全能神”信徒謝云被威協后喝農藥自殺,河南光山縣閔擁軍闖入學校砍傷22名小學生,……慘絕人寰的系列血案,令人發指,罄竹難書。其“總指揮”,就是趙維山及其“全能神” 邪教。

  1998年10月30日到11月10日的十幾天,“全能神”在河南省南陽市的唐河、社旗縣殘忍打斷人腿、扎傷人臉,有9人受傷,其中2人被割掉右耳朵。唐河縣昝崗鄉閩營村村民劉書海30日晚干完農活走回村里路口時,從渠道邊忽然竄出三個年輕人,用石灰揚在劉書海臉上,趁其眼睛火燒灼痛,將劉書海打倒在地,還照劉書海的雙腿一陣猛打,直到確認劉書海雙腿被打斷才收手。

  殺紅了眼的“全能神”,哪里容得那些企圖脫教者。于是就有了吉林省白城市經濟開發區郭鳳榮、卞靜和張秀清迫于“全能神”的暴力而自焚、湖北省棗陽“全能神”靳麗娟割頸死亡案;2008年12月5日,河南省內黃縣全能神人員、農民張變芬(女),因想退出“全能神”邪教組織遭到威脅而懸梁自盡。

  2010年,河南省一名“全能神”人員企圖退出邪教組織,其孩子被“全能神”報復殺死,其孩子腳心處被印上閃電標志。

  安徽省霍邱縣盧慶菊加入“全能神”兩年后想要退出,被當面威脅:“你要是不干了,神一定會懲罰你的,滅了你和你的家人,包括你的孫子!”盧慶菊迫于“全能神”的淫威,為了不牽累家人,只好投水自盡!

  ……

  邪教之假,一假到底;邪教斂財,貪得無厭;邪教之害,罄竹難書。值此3.15,我們回顧邪教造假之惡,就是為了喚起全民反邪教意識,像痛擊假、冒、偽、劣商品那樣,同仇敵愾,反對邪教,為中華強國夢保駕護航。(參考資料來自中國反邪教網,圖片來自網絡)。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相關專題: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 邪教將魔爪伸向女性(圖)
? 李洪志誑語連篇忽悠弟子
? 李洪志能擺脫“常人”?
? 妻子練功無用還是藥到病除
? 李洪志排斥侮辱殘疾人
我來說兩句
查看更多評論


云南3d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