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日期:2019年05月21日 作者:陳星橋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字體顏色: 字號:[ ]
“外星”系邪說研究(三)

  編者按:今年元月,劉博洋博士在網上發表文章《實名舉報“外星”邪教組織》,列舉了昴宿星人、雷爾教、天堂之門、銀河聯邦等中外打著UFO、外星人旗號的邪教,認為近年來通過網絡開設系列講座《我遇到了外星人》的馬曉曉,與上述邪教一脈相承。本網發表《馬曉曉拜謁的“外星人”竟然是巴西大淫棍人口販子》,揭露馬曉曉講座的內容荒誕可笑。上述文章被人民日報、中國網、中國經濟網、中青在線、中國臺灣網、環球時報、觀察者等網站轉載或跟進報道。“外星人”邪說也引起了國內科技界、宗教界和反邪教界的關注。

  中國佛教協會常務理事、中國反邪教協會常務理事陳星橋先生從宗教學者角度,全面深入分析了馬曉曉關于“外星人”的言論,認為馬曉曉打著科學、宗教旗號,自我神化,蠱惑人心,“一旦影響成勢,發展成邪教是遲早的事”。他以馬曉曉邪說為切入點,分析了“外星”系催眠、療愈、靈修產業,并與當年的“法輪功”相比較,指出當前網絡上的一些有害的“外星”系(覺醒系)思潮泛濫,危害民眾身心健康和社會穩定。《“外星”系邪說研究——以馬曉曉“外星”“宗教”言論為樣本》對揭露“外星”系(覺醒系)邪說有較大價值,現予以連載。

  三、應如何看待飛碟、外星人報道及“外星”系邪教

  近代以來,很多人聲稱自己見證外星人造訪地球,甚至與自己發生接觸。據稱他們所見到的外星人大多是一些個子矮小、腦袋圓大、嘴巴窄長如裂縫、身穿緊身衣的類人生物。但是大多數學者、專家相信,人類與外星人所謂不同程度的接觸,其實都是心理作用,人類遇見“外星人”的機會很小,即使發現有外星人的存在,也幾乎很難與它們發生任何接觸。原因主要有以下兩點:

  1、生命所賴以形成的環境和物質條件過于復雜、苛刻,比如需要像太陽這樣的恒星提供能量,需要水、氧氣、土壤、合適的溫度,尤其需要有產生生命以及高級生命的奇緣等等。換句話說,宇宙中的生命太過希有。從目前天文觀察的情況來看,比人類更高級的生命即使有,距離地球恐怕也極為遙遠。

  2、各星球之間的距離太遠。地球與太陽系中最近的行星金星的距離約有0.414億公里;地球與最近的恒星是半人馬座α星(比鄰星),距離太陽也有4.24光年。我們現在僅登上地球的衛星月球都殊感不易,外星人即使有,要造訪地球,需要更發達的科技,要克服難以想像的困難,當然更要有強烈的意愿!

 

  由此可見,外星人即使存在,我們也暫時無法同他們進行有效的聯系。因而,把不明飛行物同天外來客的宇宙飛船聯系在一起是不可信的。

  我認為,UFO既然是可見“飛行物”,仍屬于有形的物質,地外文明再發達,“外星人”估計也是某些有機物質組合成的生命體。盡管當代科技工具和理論有其局限性,還有待不斷發展,但用其進行觀察、研究UFO現象還是正途,也比較靠譜。也許因為從宏觀到微觀世界的未知領域太多,各種宗教、旁門左道乃至邪教涉足的空間很廣,其中飛碟、外星人話題不失為它們發揮各自想象和專長的領域,因此,大量靈修團體和自媒體喜歡借科學研究UFO和地外文明之名,傳播各種未經證實的東西,甚至宣揚巫術、新興宗教乃至邪教,從而走入歧途,不免被廣大有識之士斥責為偽科學乃至邪教。

  雖然古今中外關于UFO的記錄不少,各種科學的和意識形態的、主觀的解說很多,各種形式的地外文明也一定存在,但到目前為止,幾乎所有的UFO目擊事件,特別是近些年通過媒體曝光的UFO照片和視頻,最終都可以用地球上的現象來解釋。不久前我拜訪北京天文臺臺長朱進博士,他也特別強調了這一點:沒有任何證據表明UFO事件與外星人有關。

  如果真有確鑿證據表明UFO事件與外星人有關,我想各國官方和主流科技界絕對不會隱瞞,也沒有必要隱瞞。就大多數人來說,在沒有親自見證UFO與外星人(有時眼見也不一定為實)或有關方面作不出令人信服的解釋之前,還是選擇相信科學,相信政府。

  我認為,各種科學理論都有嚴格的定義和適用范圍,不能主觀地隨意解釋和濫用,例如我們不能以為量子力學很先進、時髦,就可以去質疑、取代牛頓力學(到目前為止,在光速以內的物理世界,牛頓定律都是有效的);還有一些科學理論仍屬于一種“假說”,有待科學驗證,或是一種哲學性的思考,屬于某一科學家的一家之言,不能把它當作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到處濫用,例如超弦理論、多維空間理論等。一些文學作品、科幻影視片在這方面似乎起了不好的示范作用,好在正常人都知道它們純屬一種幻想性的文學虛構。“當代玄學”喜歡拿科學充門面,其實與科學的精神和要求毫無共同之處。我們只有認清了這些道理,才能避免上各種偽科學尤其是“外星”系邪教的當。

  至于瑜伽,本是印度各宗教共同的關于身心靈修行的一套理論和技術;氣功則是中華文化中修身養性的一套理論和技術。它們都是門派眾多,到現代則走向大眾并市場化。為避免出現副作用,走火入魔,它們都需要在德智兼備的專業老師指導下修煉。“外星”系邪教與它們也沒有什么必然關系,只是利用它們來做幌子和工具,實在是對瑜伽、氣功的褻瀆。

  催眠術,是西方心理學用以探索人的潛意識、治療心理疾病的一種技術,分成為量子催眠、OMNI催眠、NGH催眠等種類,近代運用越來越多,且有巫術化的傾向,“外星”系/覺醒系邪教利用來“前世回溯”,名為方便與外星人鏈接、溝通,更可能的是用以制造歪理邪說、裝神弄鬼、實施精神控制和騙錢騙色。

  至于佛教、基督教等傳統宗教,在長達兩千多年的發展中形成了縝密的教理教制和修行體系,并成為了東西方眾多國家傳統文化的核心組成部分,它們實在與UFO、外星人沒有一毛錢的關系。“外星”系/覺醒系邪教利用宗教神化自己,或排斥、解構宗教,可說居心叵測、荒唐透頂。

  所以,我們反對“外星”系/覺醒系邪教,應當將它們與純正的科學、宗教、瑜伽、氣功、催眠術等區分開來,相關自媒體平臺也應當加強自律,不要將自己與“外星”系/覺醒系邪說捆綁在一起,以免誤導讀者陷入歧途。

  四、“馬曉曉現象”的根源與社會危害

  我在宗教界學習、工作幾十年,如果不是看到“銀河聯邦”邪教教主鄭輝以及此次劉博洋博士揭露的馬曉曉的奇談怪論,我怎么也想不到UFO、外星人話題會與催眠、靈修、邪教發生那么密切的關系。一查資料發現,上世紀五十年代借助于UFO、外星人話題的火爆,1952年美國人L?羅恩?哈巴德便創立了山達基教(Scientology,又稱科學神教),使它們與催眠、靈修、宗教建立了聯系,以后又有一元科學院(Unarius Academy of Science,1954年于美國洛杉磯創立)、“以太學會”(1955年由英國人喬治?金創立)、“國際雷爾利安運動”(1973年由法國人雷爾創立)、“天堂之門”(Heaven's Gate,1974年由美國人馬歇爾?阿普爾懷特創立)、“宇宙人類”(1997年由捷克人伊沃?本達創立)等飛碟宗教性團體先后創立,使彼此的聯系日益緊密,已形成了比較完整的思想理論體系。任何事物都有其存在的原因,分析起來,我想二者的聯姻可能有以下四個方面的原因:

  1、在歐美,受到文藝復興、科學和馬克思主義的沖擊,上帝和教會的地位一落千丈,人們希望對傳統宗教形式進行變革,需要有新的精神寄托,而作為“高級存有”的外星人,經過邪教的包裝、炒作,取而代之地成為拯救地球和人類的救星,滿足了一些人的心理需求。

  2、UFO、外星人話題的持續發酵和坊間的“科學”解釋,使關注者日益增多,已形成一個不小的市場,于是便有人加以利用,自稱親見UFO、外星人,或對UFO、外星人現象作各種奇葩的“科學”解釋,予以神化,嘩眾取寵,有的人甚至冒充外星人的媒介或代表,建立組織,發展信徒。

  3、當代知識青年日益增多,其中一些人喜歡獵奇,UFO、外星人及相關科幻作品、互聯網上相關的奇談怪論都可能引起他們的興趣,而各種自媒體平臺為增加點擊率和圈粉而投其所好,使此類話題越炒越熱。

  4、西方的巫術、占星術、催眠術等與東方的宗教、瑜伽、氣功,經過“科學”的解釋、包裝,被圈內人視為與外星人鏈接、自我療愈的必要工具和修行方法,相關領域的“大師”和文化商人樂見其成,而“外星”系邪教更是充分加以利用。

“銀河聯邦”被認定為邪教組織。

  正是在歐美飛碟宗教流行的濃厚氛圍下,借助于全球化與互聯網,本世紀前后,各種飛碟宗教的思想和理論便開始傳播到華人社會。所以,鄭輝、馬曉曉的奇特“經歷”和奇葩言論絕不是孤立的現象。過去“外星”系邪教中滿嘴跑火車的人并不少見,今后也還可能出現王曉曉、張曉曉、劉曉曉等。從馬曉曉來看,其謬論還有很多,僅從前面的例舉和簡略的分析就不難看出,馬曉曉因看“外星”系/覺醒系的“故事”太多,受毒害太深,以至完全將幻想當真實。為了欺騙自己,讓聽眾相信,更為了踐行自己所謂的“靈魂契約”,又不斷地編故事,反過來毒害他人,危害社會。對于她的那些瘋話和謊言,有的讀者可能會認為沒有必要當回事,誰會與一個瘋子較真呢。問題是,眾多網民,尤其是涉世不深、喜歡獵奇的年輕人,多數分不清她說的真偽,看不到她的危害。她的講座以免費公益、熱心助人的形象出現,除了講述遇到外星人的離奇故事外,還向聽眾介紹并提供有關覺醒、靈修課程的資料供下載,連線回答聽眾的問題,不斷為國內外各種靈媒、催眠師、心理咨詢師、瑜伽師、靈修療愈課程等做廣告,眾多自媒體平臺為之轉發、吹捧,這使她贏得了許多的粉絲,成了“光工圈的領頭羊”。借著這種網紅的影響力,她的活動還從線上轉到線下,由她發起的“星際文明探索國際論壇”于2018年12月6日-9日分別在北京、上海舉行,號稱有600人出席。雖然她似乎刻意低調,但從其聳人聽聞的言論,足以看出她的瘋狂和野心,一旦影響成勢、“黃袍加身”,進一步封神、發展成邪教是遲早的事。

  劉博洋博士在《“政府向你隱瞞了宇宙的真相……” 實名舉報“外星”邪教組織》一文中的總結頗為精辟:總的來說,“飛碟學”誕生后很快演化出以“外星人接觸者”為核心的很多邪教團體,這些團體受到上世紀70年代“新紀元運動”的影響,融合了多種宗教元素,并加入了所謂“靈修”的元素。另一方面,以“阿斯塔”和“昴宿星人”為代表的幾支“外星人接觸”敘事,經過幾十年的發展,產生一個龐雜的設定體系,并在互聯網時代滋生出繁多的邪教門派;這一設定體系也反過來被“靈性療愈”的各派系吸收借鑒,產生繁多的“商業包裝成果”——或者叫做詐騙模式。

  它們當下在中國打著“科學”的旗號,在監管的灰色地帶蓬勃的發展著,仿佛一場借尸還魂的氣功熱;這已經足以稱之為一場存在于互聯網的“社會運動”,將會導致可觀數量的青少年淪為這套“覺醒”邪說的俘虜。更要警惕的是,該圈子的個別意見領袖(馬曉曉,說你呢;還有旁邊某些人,是不是說她沒說你?),正在積極打造自己的“先知”形象,準備收割受到“覺醒”邪說荼毒的網民群體,仿佛一個即將落入油桶的火星。他們為復制“李大師”、雷爾等人創立邪教宗派的發跡路徑而暗搓搓地努力著,這不得不引起我們高度的戒備!”

  馬曉曉的出現與走紅,與近代偽科學和準邪教、邪教泛濫有關,與一些UFO組織以及催眠、瑜伽、靈修自媒體缺乏監管和自律有關,表明當前網絡上的一些有害的“外星”系/覺醒系思潮洶涌來襲,對廣大民眾的身心健康和社會穩定構成嚴重威脅。僅從馬曉曉案例來看,就有如下幾大危害:

  1、馬曉曉打著科學研究UFO的旗號干著違反科學的勾當,虛構UFO、外星人等事實,傳播“當代玄學”,實際上在閹割科學,嚴重淆亂了世人的正常認知。

  2、馬曉曉披著宗教“先知”的光環,打著覺醒、靈修的旗號,干著歪曲、詆毀、解構傳統宗教的勾當,肆意奪取宗教的神圣資源和存量市場,嚴重擾亂了正常的宗教秩序,傷害了宗教界的感情。

  3、馬曉曉說外星人“多如牛毛”,并以自身的“經歷”,呼吁聽眾以各種方式聯系外星人(包括夢見飛碟)、指導靈(包括外星人和鬼神)、高我等,開啟自己的第三只眼,這很容易讓癡迷者認幻為真、走火入魔,從而危及民眾的身心健康、家庭和社會的穩定。

  4、馬曉曉經常給聽眾介紹并提供有關覺醒、靈修療愈課程的資料供下載,不斷征集和更新國內外各種靈媒、催眠師、心理咨詢師、瑜伽師清單提供給聽眾,鼓動聽眾去向他們尋求幫助,療愈心靈創傷、消除負面信息、提高自身頻率等,旨在強化聽眾的“覺醒”意識(洗腦),擴展靈修產業。但聽眾一般很難辨別真偽、邪正,難免上當受騙,甚至可能陷入邪師的魔窟。例如馬曉曉第9場講座專場介紹她2018年5月21日至6月19日赴巴西拜見一個“外星人”、有38個“高靈”附體的“靈醫”,宣稱他為很多人“治愈”了身心疾病,“十年不會走路的,去見他、他摸一下,你這個人就會走路了;瞎子眼睛都瞎的,去見他、他摸一下,瞎子就會有視力、可以看得見了”。而這個“外星人”就是自稱“上帝之約翰”的德法利亞,2018年12月因涉嫌性侵數百名女性、販賣兒童,已被巴西警方拘捕。馬曉曉不僅沒有看出“上帝之約翰”的邪惡,還大力為之吹捧、推薦,潛在的危害不言而喻!

  5、造謠西方國家政府與外星人有秘密項目,有意無意渲染政府隱瞞了宇宙的真相,鼓動所謂外星人接觸者站出來說出真相,號召光工們和聽眾行動起來,迎接所謂“大事件”的發生,視一切阻礙這一“大事件”的政府、團體和個人為負面勢力。這無疑會造成癡迷者與政府和主流社會的背離甚至對立,從而危害社會的和諧穩定。

  令我吃驚的是,在本文完成初稿征求意見的過程中,雖然多數表示贊嘆,但也意外地發現,一些佛教群的少數網民和我在美國的一位佛教青年領袖級朋友竟相信“外星”系的某些邪說,主張對馬曉曉的邪說持開放包容的態度,甚至認為她所說是真的,只是表述上有問題。可見近年來“外星”系/覺醒系邪說影響面之廣之深,實在不容忽視。

  我之所以花極大的精力撰文來進一步予以分析、揭露馬曉曉的邪說,就是要通過馬曉曉現象這一典型,提醒廣大網民分清正邪,回歸理性,希望各界有識之士從科學、文化、宗教、心理等領域對馬曉曉現象涉及的大是大非問題予以辨析、揭露批判,希望相關自媒體以馬曉曉現象為借鑒,加強自律,傳播正能量,希望各地UFO組織依法登記,自察自糾,與馬曉曉之流的外星系邪說劃清界限。同時也希望引起政府有關部門高度重視,加強互聯網的監管,預防和制止像鄭輝、馬曉曉等“外星”系/覺醒系癡迷者(或所謂光工)借助互聯網傳播歪理邪說和發展邪教。

  作者簡介

陳星橋。

  陳星橋,法名常正,法號智淵。1957年10月30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漢市,原籍湖南省祁陽縣。先后畢業于武漢河運專科學校和中國佛學院靈巖山分院,從事佛教的教學、期刊編輯和佛學研究工作達30多年。他是我國第一批揭露邪教“法輪功”的人士,1996年撰寫了系統揭露、批判“法輪功”的長篇論文《法輪功——一種具有民間宗教特點的附佛外道——評李洪志《轉法輪》及其法輪功》,編著了多部批判“法輪功”的書籍,如《佛教“氣功”與法輪功》(中國宗教文化出版社1998年6月出版),《正與邪的較量——佛教界揭批法輪功文選》(河北省佛教慈善功德會2000年12月出版),《中國佛教宗派理論(律宗部分)》,《俗語佛源》部分條目。

  陳星橋先生歷任佛學院講師、省市佛教協會副秘書長、中國佛教文化研究所《佛教文化》副主編、中國佛教協會機關刊物《法音》雜志副主編、中國佛教協會常務理事、中國反邪教協會常務理事、中國健身氣功協會委員、四川大學宗教研究所特約研究員、蘇州戒幢佛學研究所特約研究員等職。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相關專題: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 “外星”系邪說研究(一)
? 李洪志蠱惑弟子修出了什么?
? 兩女子從事“法輪功”邪教活動在安徽黃山獲...
? 笑看李洪志侈談“富而有德”(圖)
? 從心理-社會視角看邪教的趁“需”而入
我來說兩句
查看更多評論


云南3d开奖结果